既然是“遗产”,就说明已经脱离了原有的生态,远离了当代的日常。大部分来源于庶民生活的文化遗产,如果只成为学者研究、政府砸钱的对象,没有了大众的喜爱、需要,就如无源之水,会挽留不住地“蒸发”。文化遗产当然要保存,但也要创新,让其成为当代人的精神滋养。韩国学者柳在沂在研讨会上介绍了韩国将莎士比业戏剧用韩国传统歌剧呈现的尝试。南音文化传承中心创作了融合现代舞美、舞蹈的南音新剧《凤求凰》,越来越多的设计作品采用了文化遗产元素。在这方面,参加研讨会的几位大陆学者不约而同剖析了近30年前的原创舞剧《丝路花雨》的成功。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欧建平认为,《丝路花雨》的成功在于用舞剧的方式准确传递了敦煌文化之美,其中的《胡旋舞》、《霓裳羽衣舞》和已经成为经典的“三道弯儿”、“反弹琵琶”舞姿,完全取材于敦煌壁画,创作人员聚焦于文化的研究、还原、展示,以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将彼时的丝路时空“活化”,成就了至今仍在上演的精品。【详细】